首頁 / 梅知識、長知識 / 范成大-梅譜 / 梅譜《范村梅譜》
取消列印
列印本頁
梅譜《范村梅譜》
發文日:2012-06-23
梅譜《范村梅譜》 宋 . 范成大
梅,天下尤物,無問智、賢、愚不肖,莫敢有異議。學圃之士必先種梅,且不厭多;他花有無多少,皆不繋重輕。余于石湖玉雪坡,既有梅數百本。比年又于舍南買王氏僦舍七十楹,盡拆除之,治為範村,以其地三分之一與梅。吳下栽梅特盛,其品不一,今始盡得之。隨所得為之譜,以遺好事者。
江梅,遺核野生不經栽接者。又名直腳梅,或謂之野梅。凡山間、水濱,荒寒清絕之趣,皆此本也。花稍小而疏瘦有韻,香最清;實小而硬。
早梅,花勝直腳梅,吳中春晚,二月始爛漫,獨此品於冬至前已開,故得「早」名。錢塘湖上亦有一種,尤開早。余嘗重陽日親折之,有「橫枝對菊開」之句。
符都賣花者爭先為竒。冬初折未開枝,置浴室中,薫蒸令拆,強名早梅,終瑣碎無香。余頃守桂林,立春梅已過。元夕則嘗梅子,皆非風土之正。杜子美詩雲:「梅蕊臘前破,梅花年後多。」惟冬春之交,正是花時耳。
官城梅,吳下圃人以直腳梅,擇他本花肥實美者接之,花遂敷腴,實亦佳,可入煎造。唐人所稱官梅,止謂「在官府園圃中」,非此官城梅也。
消梅,花與江梅、官城梅相似,其實圓小鬆脆,多液無滓。多液則不耐日干,故不入煎造,亦不宜熟,惟堪青噉,比梨亦有一種輕鬆者,名消梨,與此同意。
古梅,會稽最多,四明、吳興亦間有之。其枝樛曲萬狀,蒼蘚鱗皴,封滿花身。又有苔須垂於枝間,或長數寸,風至緑絲飄飄可玩。初謂「古木」久歴風日致然。詳考會稽所產,雖小株亦有苔痕,蓋別是一種,非必古木。余嘗從會稽移植十本。一年後花雖盛發,苔皆剝落殆盡,其自湖之武康所得者,即不變。移風土,不相宜。會稽隔一江,湖、蘇接壤 ,故土宜或異同也。凡古梅多苔者,封固花葉之眼,惟鏬隙間始能發花。花雖稀而氣之所鐘,豐腴妙絶,苔剝落者,則花發仍多,與常梅同。去成都二十裡,有臥梅,偃蹇十余丈,相傳唐物也,謂之梅龍。好事者載酒遊之。清江酒家有大梅如數間屋,傍枝四垂,周遭可羅坐數十人。任子鹽運使買得,作淩風閣臨之,因遂進築大圃,謂之盤園。余生平所見梅之奇古者,惟此兩處為冠,隨筆記之,附古梅後。
『重葉』梅,花頭甚豐,葉重數層,盛開如小白蓮,梅中之奇品。花房獨出而結實多雙,尤為瑰異,極梅之變化,工無餘巧矣。近年方見之,蜀海棠有重葉者,名蓮花海棠,為天下第一,可與此梅作對。
『綠萼』梅,凡梅花跗蒂,皆綘紫色,惟此純緑。枝、梗亦青,特為清髙,好事者比之「九疑仙人萼綠華」。京師艮岳有萼緑華堂,其下專植此本。人間亦不多有,為時所貴重。吳下又有一種,萼亦微綠,四邊猶淺綘,亦自難得。
『百葉緗』梅,亦名『黃香』梅,亦名『千葉香』梅,花葉至二十餘瓣,心色微黃,花頭差小而繁密,別有一種芳香,比常梅尤穠美。不結實。
紅梅,粉紅色。標格猶是梅,而繁密則如杏。香亦類杏。詩人有「北人全未識,渾作杏花看」之句,與江梅同開,紅白相映園林,初春絶景也。梅聖俞詩云:「認桃無綠葉,辯杏有青枝。」當時以為著題。東坡詩云:「詩老不知梅格在,更看綠葉與青枝」-蓋謂其不韻,為『紅梅』解嘲云。承平時,此花獨盛于姑蘇。晏元獻公始移植西岡圃中。一日貴遊賂園吏,得一枝分接,由是都下有二本,嘗與客飲花下賦詩云:「若更開遲三二月,北人應作杏花看」。客曰:「公詩固佳,待北俗何淺也?」晏笑曰:「傖父安得不然。」王琪君玉時守吳郡,聞盜花種事,以詩遺公曰:「館娃宮北發精神,粉瘦瓊寒露蕊新。園吏無端偷折去,鳯城從此有雙身。」當時罕得如此。比年展轉移接,殆不可勝數矣。世傳吳下紅梅詩甚多,惟方子通一篇絶唱,有「紫府與丹來換骨,春風吹酒上凝脂」之句。
『鴛鴦』梅,多葉紅梅也。花輕盈重葉數層,凡雙果,必並蔕。惟此一蔕而結雙,亦尤物。
『杏梅』,花比『紅梅』色微淡。結實甚匾,有斕斑色,全似杏味,不及『紅梅』。
『蠟梅』,本非梅類,以其與梅同時,香又相近,色酷似蜜脾,故名蠟梅。凡三種,以子種出不經接,花小香淡,其品最下,俗謂之『狗蠅』梅。經接,花疏,雖盛開花常半含,名『磬口』梅,言似僧磬之口也。最先開,色深黃如紫花,密檀香,名『檀香』梅,此品最佳。蠟梅香極清芳,殆過梅香,初不以形狀貴也。故難題詠,山谷、簡齋,但作五言小詩而已。此花多宿葉,結實如垂鈴,尖長寸餘。又如大桃奴,子在其中。

後序
梅以韻勝,以格高,故以橫斜疏瘦,與老枝怪奇者為貴。其新接稚木,一歲抽嫩枝,直上或三四尺,如酴醿、薔薇輩者,吳下謂之氣條,此直宜取實規利,無所謂韻與格矣!又有一種糞壤力勝者,於條上茁短橫枝,狀如棘葉,花密綴之,亦非高品。近世始畫『墨梅』。江西有楊補之者,尤有名。其徒仿之者實繁。觀楊氏畫,大略皆氣條耳,雖筆法奇峭,去梅實遠,惟廉宣仲所作,差有風致。世鮮有評之者,余故附之譜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