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/ 玫瑰— 情 報 / 玫瑰.觀 點 / 《人間有味是清歡》玫瑰若不叫玫瑰 林夕
取消列印
列印本頁
《人間有味是清歡》玫瑰若不叫玫瑰 林夕
發文日:2017-10-11
自由時報 /文化週報
出處: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culture/paper/1137853
2017-09-24
◎林夕
《人間有味是清歡》玫瑰若不叫玫瑰


玫瑰若不叫玫瑰,也無損其芬芳,莎士比亞如是說,彷彿在說,名字的真義是虛無。假設有外星人來訪,在他們「無分別心」的眼中,所有無名字的花,香即是香,本來長這樣就是這樣。我們地球人,長了點知識,至少知道什麼花叫什麼名字,便為時已晚。樣子不變,香氣無損,但名字叫玫瑰或霉鬼,就真的沒分別嗎?至少,我相信叫「霉鬼」的花,不會成為愛情的代言,天下有情人若送這種花,會變成暗示分手也說不定。

大自然所有美物本來都是無名氏,命名權只能落在人類手上,玫瑰叫玫瑰、菊花叫菊花之後,還要再「花上添錦」,無中生有杜撰出花語,什麼花代表什麼意思,花一旦也會說人話,本來看起來差不多的花樣,就有了與別不同的個性,有了個性就有市場定位,花語就是人類企畫基因衍生的產品。

要做到見山就只是山的境界很難,沒到這階段這心境,看花就是花,樹就是樹,太無趣了;有了名字,最好背後還有故事,這故事最好是個傳說,這傳說最好是無可稽考的神話。

上週本欄提及過一個斑竹造的茶棚,這斑竹大有名堂,顧名思義,就是竹子上面分布了不同形狀不同大小的斑痕,每一節都像一幅抽象畫。然而叫斑竹,也只是剛剛好而已,只要谷歌一下斑竹二字,就有一大堆親戚好友跑出來,例如梅鹿竹、湘妃竹、湘竹、淚竹,不一而足。為什麼叫梅鹿竹?再搜索一下圖片,我們倒過來看字識圖,這些竹斑就像是從梅花鹿身上剪貼過去一樣,所以,叫梅鹿竹又比斑竹多了一層想像。

最耐人尋味的名字,叫湘妃竹,因為有典故,有人的感情背書。傳說堯禪讓帝給舜,舜帝公幹途中往生,舜的大老婆娥皇與小老婆女英,漂河過海尋夫尋到湘江,確認死訊後哭了九日九夜,哭乾了眼淚就哭出血來,血淚都灑在竹子上,最後投湘江殉情,死後升格成為湘水之神;給她們淚崩過的竹子,上面各色各樣的淚痕從此抹不掉,也升等成為有故事的湘妃竹,或簡稱湘竹。

堯舜之事,不入信史,如此有企畫味的一個神話傳說,卻反而寧可信其有,多哀怨多感人啊,如果以凡人俗眼平常心看斑竹形狀,我說像花旗參切片、細胞真菌放大圖、壁癌黴菌,大概也沒人反對。只是這些東西的樣子,太對不起觀眾了。多虧這個傳說,帶來了湘竹、淚竹這名字,引導我們往浪漫淒美的方向想,在視覺聯想上造文章,而且是「美文」。

原先只是斑痕累累,不識趣的話,可以嫌它有點髒亂,既然注入了「詩意」,卻可以看成累世輪迴不滅的癡情淚痕,淚痕也可以看作一抹暈開的浮雲,浮雲也可以看成散落的花瓣。

我有一個湘妃竹造的茶則,是台灣馮欣信老師的作品,上面刻了宋朝詩人林逋的詩句:「暗香浮動月黃昏」,暗香代表梅花。我看著那一片片花旗參圖案,因為奉斑竹之名,再添湘妃泣血之神話,越看越有瓣瓣梅花,皆是點點離人淚的意境,變成一幅隨身隨手可以把玩的竹雕。

「暗香浮動月黃昏」是題字,也是這塊竹子的名字,竹本無言,有了名字,就有了詩情有了畫意,甚至可以從花旗參切片,依稀聞到了梅花香在暗中浮動。正如玫瑰的名字是個符號,因為有了這個符號,玫瑰就給愛情附身,無從切割。

(作家)